登录名∶  密码∶    · 立即注册 · 取回密码
网站通告

用 责 任 点 燃 希 望 之 火

作者:学校办公室 发表日期:2012年11月12日 00:00 浏览次数:

——记中国石化江汉油田副总工程师、盐化工总厂厂长雷进杰

勤以敬业,廉以养德。

——雷进杰

雷进杰,生于1961年10月,湖北松滋人,1982年毕业于武汉化工学院(现武汉工程大学)。1999年获石油大学管理学硕士学位,教授级高级工程师。1986年入党,先后任江汉石油管理局环保绿化处副处长、盐化工总厂副厂长、厂长。2002年4月,任江汉油田副总工程师兼盐化工总厂厂长。曾荣获中国石化集团公司“有特殊贡献的科技与管理专家”、“勤政廉洁优秀领导干部”和湖北省“领导干部廉政典型”称号。

责任是工作动力的源泉,心里装着工厂、装着职工,也就装下了责任,承担责任,不辱使命,就必须努力付出,争取回报;困难无时不在,办法总比困难多,战胜困难首先要有必胜的信念,任何时候,只要保持良好精神状态,满怀热情的去工作,就会迎来希望的曙光——雷进杰

他把一个年亏损7760万元,资产负债率107%的工厂,从死亡线上拽了回来。

他带领工厂的技术人员大胆对引进装置进行国产化技术改造,使漂粉精装置的国产化率达到100%,氯碱装置的部件国产化率达到90%。

他带领全厂1400多名职工抢抓机遇,克难奋进,开拓创新,用8年的时间,使工厂的工业总产值翻了三番,2005年工厂实现工业总产值和销售收入3.2亿元,利润500万元。

他常说,心里装着工厂、装着职工,也就装下了责任。

他就是中国石化江汉油田副总工程师、盐化工总厂厂长雷进杰,一位用责任点燃人们心中希望之火的人。

雷进杰是1997年底接任江汉油田盐化工总厂厂长的。当时的盐化总厂不仅亏损7000多万元,还面临资金短缺、化工市场持续低迷等困难,濒临破产的边缘,就连许多化工专家都认为当时想“救活”工厂难度很大,希望渺茫。刚上任的雷进杰,当时不知道这个投产时间不长,工艺设备都比较先进的工厂亏损的“症结”究竟在哪里,但他知道,办法总比困难多,只要能找到制约提升效益的“瓶颈”问题,就能使工厂起死回生。

雷进杰受命于危难之时,组织的重托,职工的期望,时刻让他感受着肩上沉甸甸的责任。上任的伊始,他寝食不安,在办公室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难眠之夜。他分析工厂的资本结构、产品结构、能源结构、人员结构、生产运行方式、产品市场走势和经营形势,走访效益好的化工企业,请专家来厂“会诊”,发现除了市场和产品价格这些不可控因素外,导致工厂亏损的主要原因还有资本结构、产品结构和能源结构不合理,富余人员过多,尤其缺乏有市场竞争力的拳头产品。为此,他提出了“两论三抓四调整”的工作思路,并团结党政一班人,治理亏损“顽症”,打出了“精减冗员”、“拓展市场”、“技改创效”三记重拳。他根据生产经营需要,调整了23个机构,合并了120个岗位,精减冗员700多人;组建市场调研小组,实施市场拓展战略,实现了产品的满产满销。仅1998年到2001年就实施技改项目68项,每年创效2000多万元。雷进杰上任后的头三年,江汉盐化工总厂从增亏到减亏,从减亏到止亏,从亏损到盈利,一年上一个新台阶,终于使工厂在2005年扭亏为盈。

工厂盈利了,盐化工人心中的希望之火被点燃了。但深谙化工市场规律的雷进杰知道,扭亏脱困的盐化工总厂,只是大病初愈,要让希望之火不灭,要让希望之火越烧越旺,就必须发挥技术优势,做强做大拳头产品,为工厂强身壮骨。为此,他先后组织了漂粉精装置和离子膜烧碱装置的国产化研究、钠法漂粉精和离子膜烧碱的生产技术研究,克服困难,不辞辛劳,努力争取中石化集团公司和江汉油田的资金支持,转化技术研究成果。在原有的第一套漂粉精装置和烧碱装置的基础上,先后上了两套年产5000吨的漂粉精装置和两套年产2万吨的离子膜烧碱装置,他组织建设的这四套装置投资省,速度快,质量好,都是当年立项、当年建成、当年见效。单套漂粉精装置比第一套节省投资在5800万元以上,单套离子膜烧碱装置比国内建同类装置节省投资2000万元。目前,盐化工总厂漂粉精产品的年产量已由最初的不到3000吨增加到18000吨,烧碱产品的年产量由不到3万吨增加到8万吨。江汉盐化工总厂现已成为排名亚洲第一、世界第三的漂粉精生产基地,漂粉精产品远销美国、澳大利亚、菲律宾、泰国等58个国家和地区,具有知识产权的漂粉精生产技术成为盐化工总厂具有核心竞争力的技术。盐化工总厂生产的离子膜烧碱和钠法漂粉精被评为湖北省精品名牌产品,漂粉精产品还被国家科技部列为国家重点发展的新产品,工厂产品的市场竞争力和发展实力大大增强。

盐化工总厂的职工心里装着雷厂长,他们说:“盐化工厂能起死回生离不开雷厂长,没有雷厂长也就没有盐化工厂的今天。”雷进杰心里也装着职工,他说:“每当脑海里闪现全厂职工那1400多双期待的眼睛,就感到一种责任。”是的,为了拯救濒临破产的工厂,为了带领职工闯出一条光明之路,做为领路人,他的确付出了很多很多。在任盐化工总厂厂长的8年时间里,特别是在最开始工厂扭亏解困的1000多个日日夜夜里,为了拓展产品市场、争取集团公司政策和资金支持,他每年有大半年的时间都在外面跑业务。有时,随行人员看他工作太辛苦,建议他到路过的风景名胜做短暂的休整,可他总是放不下手头的业务,割舍不下自己的工厂。他到上海出差20多趟,没逛过外滩,也没去过南京路;有10多次到江西、安徽跑业务,至今没有上过庐山和黄山。在外跑业务,披星戴月,奔波劳碌,在厂里干工作,他也是不分节假日。每年除夕和大年初一,他都在厂里和职工一起度过。即使受伤住院,他也时时牵挂着工厂。记得扩建第一套漂粉精装置的那段日子,他天天吃住在工地,同职工一起摸爬滚打。当设备进入安装调试阶段时,他的腿因在工地负伤,不得不住院手术治疗。在医院里,他成天都想着工程项目,吃不香,睡不稳,几次要求出院,都被强行制止。为了不误工期,他干脆把病房当成办公室,一边打点滴,一边与现场施工人员联系,询问工程进度,指挥工程施工。后来,这个工程项目8 个月建成投产,比计划缩短工期3个月,比计划节约投资1194万元,集团公司给该套装置的评价是“投资最省、质量最优、效益最佳”。

在职工眼里,雷进杰还是位勤俭廉洁的好厂长。他常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义之财,分文不取”。1998年,江汉油田的荆华公司合并到盐化工总厂后,其财务账上挂有应付某建设公司工程款70万元,对方多次催款,并派人送来1万元给雷进杰。这反倒引进雷进杰的警觉,他当即退回了礼金,迅速组织基建、财务人员认真清查,结果应付款仅7.9万元,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62万多元。一次,雷进杰患病住院,有些业务单位认为这是联络感情的好机会,提着礼品,揣着礼金前去“慰问”。出院后,他将推辞不掉的7000元礼金如数上交,将30余份价值2000余元的营养品送到了总厂的盐花宾馆。据不完全统计,8年间,他先后30多次主动上交、退回礼金、用礼金冲减对方货款总价值20万元。在雷进杰的办公桌的玻璃板下有一张他上交礼金的清单,同样的清单在他家里的茶几上也有一张。他说,这既是提醒送礼人,又时时警醒自己和家人。在平时的工作和生活中,雷进杰也十分节俭,他常教育厂里的中层干部说:“无论什么时候,勤俭持厂的好传统都不能丢,一定要把每一分钱都用在刀刃上。”雷进杰在外面出差的机会比较多,不少情况都是他和随行人员一道自己找旅馆。刚开始,随行的同志,怕丢厂长的面子,总找大宾馆。雷进杰对他们说,住一个晚上几百元,职工半月的工资还不够,这钱花的不值。再说,厂里还很困难,能省一点是一点。随行人员看他态度坚决,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出去多了,不少同志知道了他的脾气,也不再讲究了,出行总找方便、干净便宜的旅馆住。有时,碰到一个床位10几块钱的小旅社,他们也一样入住。雷进杰的爱人是老师,每年有两个假期,有时出差的时候,别人建议他也带妻子出去转转,也有用户邀请他们一起去看看当地的风景名胜,或到客户家做客,全都被他婉言谢绝。

盐化工总厂的职工心里装着雷厂长,他们说,有一位勤奋廉洁的好厂长,工厂就会有希望,职工就会有盼头,干工作就会有劲头。雷进杰的勤廉作风影响着周围的同志,感染着身边的职工。他用责任和勤廉,点燃了职工心中的希望之火,也为自己的人生勾勒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