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 立即注册 · 取回密码
logo
logo

校友事迹

40年前,从村里走出的第一个大学生,他回来了!——记武汉市第十五届人大代表​杨驰升

40年前,从村里走出的第一个大学生,他回来了!——记武汉市第十五届人大代表杨驰升 长江网讯(通讯员詹岚刘桂英记者臧诗琴)从偏远落后、荆棘丛生、房屋破败的没落村庄,到竹海林荫、空气清新、别致雅静的世外桃源,2012年,江夏南部一个小村走出的第一个大学生杨驰升归乡。历经10年,这个小村庄破茧成蝶,摇身变为充满乡村特色的民宿区,乡村振兴范本,而杨驰升也多了一个更具责任感的身份,武汉市第十五届人大...

40年前,从村里走出的第一个大学生,他回来了!——记武汉市第十五届人大代表杨驰升

长江网讯(通讯员詹岚刘桂英记者臧诗琴)从偏远落后、荆棘丛生、房屋破败的没落村庄,到竹海林荫、空气清新、别致雅静的世外桃源,2012年,江夏南部一个小村走出的第一个大学生杨驰升归乡。历经10年,这个小村庄破茧成蝶,摇身变为充满乡村特色的民宿区,乡村振兴范本,而杨驰升也多了一个更具责任感的身份,武汉市第十五届人大代表。

海洋村听到的呼声:“给你500块,帮我修个卫生间吧”

杨驰升,出生于江夏区湖泗街海洋村杨由盅湾,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现在,他是北京武汉商会会长,由他创立的北京恒日工程机械有限公司,是中国北方地区最大的工程机械代理商之一。

1982年,杨驰升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村里为他连庆3日,临走前乡亲们泪眼婆娑送别他,给他留下了很深的记忆,“海洋村那时很穷,村里一年难得放一次电影,为我考学,却连放了3天。”这令杨驰升颇为感动,心里也暗藏报答乡亲们的念头。

村湾改造前。

村湾改造后。

杨驰升看望留守老人(图中)。

在外打拼多年,杨驰升每一次归乡,心里都会升起一股酸楚,村里年轻人都外出务工了,田里荒芜,农忙季节也看不到几个人影。“通往村里的路上全是杂草,还长了树,下点小雨,道路就泥泞不堪,很多房屋倒塌或将倒。”杨驰升说。

有一次,一位老人家攥着500块钱找到他,对她说:“驰升啊,给你500块,帮我修个卫生间吧,人老了,有个卫生间就方便了。”

杨驰升的心里很是心酸,很快,他就无偿帮老人家修好了室内厕所。除此外,村里连个像样的公厕也没有,看到村里那几位80多岁的老人,每天坐在门口看日出日落,盼着儿女归来,这些场景像一根针刺痛了杨驰升的眼睛,“国家在变,家乡依旧落后,我想回来,为家乡做点事情。”他想要改变海洋村整体现状的想法也越来越强烈。

村公厕改造前。

村公厕改造后。

“空心村”变身“生态最美村湾”

其实,杨驰升很早就有了回乡做建设的想法,2010年,他与海洋村的几位村民代表交流回乡村做建设的想法,受到村民代表的热烈欢迎,大家还一起构思过海洋村建设的设想。2012年,他如愿归乡,在江夏区成立武汉阳森生态农业有限公司,流转村内闲置农田,从农业起步,一步步重启这片古老村庄的活力。

最初,他也不知道什么项目合适,在不断尝试中,才找到了最合适的项目。有段时间,有关毒韭菜、苏丹红咸鸭蛋等食品安全的报道触目惊心,他意识到有机农业可能有前途。他就策划起来,在村里种了60个大棚的有机蔬菜,由于海洋村距离市中心远,物流费用高,投入大,成效差,一百多万元就这样打了水漂。

在后续养鱼、养泥鳅等几次试错中,他明白了不能跟“土地爷”硬来。“海洋村是红土壤,天气干燥,基础水利设施不全,不适合有机农业、渔业发展。”于是杨驰升因地制宜,与省农科院合作,打造扶贫科技示范项目,形成了百亩玉兰、波斯菊、向日葵、稻虾、基围虾、土鸡等生态种养殖基地,每年还能向村集体分红22万元。

每每有村民问他,拿什么盈利?杨驰升笑而不答,在他心里封存着一册“一心为民”的特殊账本……将每年的土地流转费交给村里,两百多人可以就近就业;海洋村从“空心村”到脱贫,再变身为“生态最美村湾”;五千多亩撂荒土地恢复了农业种植,生态环境逐年向好,“这或许就是我的盈利吧!”杨驰升笑着说。

民宿接待中心。

乡村振兴:盘活闲置村居,在外打工的村民回来了

青山如黛,竹海成荫,山林湖泊相映成趣。海洋村民宿坐落于湖泗街海洋村夏公绰湾,离武汉市区约1小时车程,集生态农业、乡村休闲、生态游玩体验为一体。

乡村振兴,是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重大战略决策,此时,杨驰升已回乡投资六年,在乡村建设的道路上艰难探索。他敏锐地察觉到了乡村振兴的时代号角,马上请专业人士出谋划策,对相连的杨由盅和夏公绰两个自然村湾进行打造。徽派?荆楚风格?欧洲风格?做文旅还是其他?仅仅做规划设计,杨驰升就请了好几拨专业团队,最后以五百多万元引进瑞士工程院院士,对两个村湾进行整体规划设计,确定了以“静净海洋,氧养天堂”为目标的高端生态民宿和生态农业的发展道路。

杨驰升继续流转村民的闲置房屋,与村民签订协议,在村湾里租赁15间闲置农房,改造为高端民宿。为了减少能耗,民宿采用德国先进的被动式低能耗建筑,阻断与外界的热交换,能节能40%;民宿内则采用地源热泵及新风系统,让室内保持恒温恒湿,几乎没有碳排放。

竹苑改造前。

竹苑改造后。

就这样,杨驰升将现代生态田园的领先理念引入贫穷落后的偏僻的海洋村,打造出“湖泗漍·海洋村生态养生谷”。记者还了解到,他还用流转的土地建成玉兰花卉基地、养殖基地以及有机蔬菜大棚和无公害果园等。留守村民在花园果园养殖基地务工,或是种稻养虾,或是种菜养花,或打扫庭院和房前屋后,能在家门口得到一份不菲的收入。杨驰升告诉记者,每年就民宿服务人员的工资支出都有五六百万。

杨得利是回乡做民宿生意的村民之一,2017年,正在北京工作的他听说家乡正在做高端生态民宿项目。在外奔波多年,他选择回乡就业,“现在一年也能赚个十几万,日子过的很滋润。”杨得利告诉记者,以前村里电力不足,春节回家,用电的人一多,经常停电,夏天打开空调,电压太低,空调都运行不了,如今这些问题都解决了,村湾环境也比以前好了,交通通讯非常方便。“连5G信号都通了,在村里生活,一点不比城里差。 ”杨得利说。

而在几年前,当挖掘机开进村湾的时候,乡亲们有人侧目而视:“驰升在外面赚钱赚够了,现在回家赚钱来了。”一段时间过去了,村里没有大盖高楼,倒是出村的路修通了,拓宽了;贫困户和留守家庭破旧的房屋换了新砖铺了新瓦,居住条件改善了;村里的厕所改建了,水塘清理了,垃圾拖走了,全村环境面貌变好了。没有大拆大建,没有毁山毁林,杨驰升带领村民扎扎实实地干。“哪怕自己吃亏,乡亲们的利益也一分不少。”杨驰升说。

将海洋村打造成乡村振兴和共同富裕的独特示范

当前,海洋村有两个村湾在建,一个高端民宿村湾正在策划中,还有两个村湾即将开工。“未来两年,对海洋村的投资将超过前十年的总和。”杨驰升说。

杨驰升还为海洋村规划了“三年蝶变、五年裂变”的发展蓝图:从2022年到2025年,海洋村11个村湾都将从过去的“丑小鸭”变成未来的“白天鹅”,“田园海洋村、公园海洋村、花园海洋村、山水文园海洋村”将成为这些村湾新的身份。到2027年,海洋村将走出江夏,面向更为广阔的市场,社会经济效益将辐射江夏南部、武汉市乃至湖北省周边地区,成为乡村振兴和共同富裕的独特示范。

聊到如何看待企业家与人大代表的关系,杨驰升坚定地说:“履行代表职责,践行企业使命。一名优秀企业家的落脚点亦是为社会服务,作为人大代表,我深感荣幸,也知责任重大,我只能说将一直朝着成为一名有责任感、使命感的人大代表前行。”

作为一名人大代表,他还持续关注江夏南部乡村的群众声音,积极建言呼吁政府改善江夏南部交通状况,引进乡村人才,为乡村发展注入活力。据了解,目前,杨驰升在筹划着乡村振兴“合伙人”模式,计划招募一百名有乡土情结、志同道合的“同行者”,吸引更多社会资本投入乡村振兴事业。他相信,只要路走对了,更多心怀乡土的有志之士一定会转过身来,建设乡村,拥抱乡村。

【编辑:卢士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