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 立即注册 · 取回密码
网站通告

化苑四时歌

作者:环境与城市建设学院 王勤 发表日期:2009年05月20日 00:00 浏览次数:

不能说校园的每寸土地都有我的足迹,至少我曾走过校园的每一个春夏秋冬。

--题记

亲切地称呼校园为化苑,因为在我看来,它是一座大园子,综合了百草园和三味书屋的乐趣与智慧,是一所有着好脾气的教授、朝气蓬勃的青年和许多树木、花草、鸟雀的乐园。它包容了世界上最纯洁的心灵,不知倦地演奏着四季最动听的歌谣......

"吹面不寒杨柳风",迎风独立,向着太阳张开五指,从指尖寻到嫩嫩的黄,手心似乎也握住了一丝温暖。这便是春天独有的暖日。

待到三、四月间,樱花园的骨朵儿们再也受不得这暖日含情脉脉的目光,便姐妹们商量好了在一夜间全都舒展了容颜。刹时,园子里尽是惹人怜爱的粉色。稚气未脱的小姑娘们还在贪恋叶片上的清翠,而稍年长些的樱儿们已经不胜娇羞地摊开了裙摆,一任春日的垂青。静下心来,便可感觉到花间的一股暗流,掺夹了花的清新娇艳、叶的年轻香甜和春日的和煦温暖在园子里用极缓极轻的节奏流动,传递着花儿们的闺中私语和春日对花儿的爱慕之情。一时间,樱儿们醉了,痴了,抖些瓣儿作信笺,满天飞舞,落英缤纷,来回报春日的款款深情。

终于,有一位晨读的学生看破了花的语言,便有越来越多的人来到樱花园感受春日和群樱间的情思。园子一下子便热闹了,多了朋友间的谈笑、孩子们的嬉闹和蜂儿蝶儿的追逐。于是春日和樱儿们的温馨传带着羞答答的希望递给了每一个人。

叠翠湖是校园的一景。湖虽不大,湖水也算不上深,但因为它的存在,校园多了一份别致的情意。王蒙说:"湖是大地的眼睛。"叠翠便是校园那流波暗转、凝蓄了众多情愫的眼睛。尤其在仲夏,你去湖边溜达便可窥见叠翠的魂。

艳阳凌空,目光灼灼地盯着叠翠。湖似乎是有什么话要说,但又敢开口,生怕一言语,湖中的水又被蒸掉了几分。在此时,湖水通常是万分感激荷叶的。因为它们张开如蒲的肥厚叶面,层层地垒叠在湖面上,荫庇了湖水们一片炎热的天空。叶子们像攀比似的,谁也不甘心贴着水面匍匐,都劲头十足地向高处窜。它们就像一群精力旺盛的男孩子,总是喜欢运动的,似乎青克的活力无处释放便会压抑。于是,大片大片的绿色就在这湖面上疯啊、闹啊,恣意挥洒着激情,渲染了整个湖的生气。相比之下,荷花们便是安静的女孩子,不像男孩子那般有着与生俱来的豪气。她们婷婷玉立,暗吐清香,时而迎风摇曳,时而顾影梳妆。她们也正值芳龄,面红若桃,瓣儿嫩得滴得下水来。她们用自己的柔美为叠翠增添了一份淡雅与高贵。

叠翠便是这样一个在夏日给带来人生机与清爽的好去处。

最喜欢校园的树,因为它们的高大显出校园的深厚。

最喜欢秋日的树,因为它们金黄的温情驱散苍凉的悲伤。

一场秋雨一点凉。层层的凉意就像染料,耐心地将梧桐叶从心底染成金色。那金色饱满欲滴,于是叶尖上也尽是秋意绵绵。无须秋风,叶子便落了。有的如跳水般一头猛扎向地面;有的如同技艺精湛的芭蕾舞演员,轻立着足尖旋转着,陶醉在自由落体的瞬间;还有的幻想着自己生了翅膀,从枝头缓缓滑翔很远很远......此刻的大地是最受用的,惬意地享受这金色的华丽外套。落叶是那般脆脆的,倏忽落下的小鸟都使叶子粉身碎骨。但是叶子们铺成的地毯是那样诱人,令人想踏在上面狂奔一阵,甚至想打几个滚儿。鸟雀们便是这样肆无忌惮地在林间玩耍的。猛地跃上枝头,用小爪子使劲摇下几片叶子来,又立即跳下枝子收了翅膀同落叶一齐下降,然而又在着地的一刹那翩然飞起。仿佛他们只是为了体味这轰然下落的快乐!

站在教学楼的高出放眼望去,树尖那深浅不一的颜色交相呼应成了一浪又一浪的海洋。鸟儿们结群成队从这金色树海上掠过,使这校园的秋天也显得活泼。

残荷已无擎雨盖,但得留来听雨声。

冬雪来临之前总能嗅出它独有的味道。梅园中的枝子上早已缀满了点点殷红,花苞们在为即将到来的盛会积蓄自己的美丽。总觉得冬季的天空是灰暗的,但天空晶莹的使者却总是纯白鲜亮。雪花们悠悠地飘下,就像被地心蒸出的腾腾热气烘托着一般,极尽温柔地去敲开梅儿们的萼衣。听到冰雪的呼唤,梅儿们来了精神,"啪"地一声铿锵有力地绽开了沉淀了最深红色的花瓣。她们极力使每片小花瓣上都饱胀了血肉,圆润的瓣片令雪也无限爱怜。落雪压在梅枝上,更显出梅红的醒目。梅枝根根向上,直刺苍穹,傲视这银妆素裹的世界。但高贵的梅儿又是多情的,她们与落雪惺惺相惜,在某一个有冬日的早晨,借由着枝间透下的阳光,共同折射出斑斓如幻的梦。

因为校园中的美景,常使我四季流连。我常常在这偌大的园子中行走,步移景换,美不胜收。

化苑四时歌,四时如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