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 立即注册 · 取回密码
网站通告

扭亏厂长——雷进杰

作者:校友会秘书处 发表日期:2015年01月09日 00:00 浏览次数:

雷进杰:1961年生,管理学硕士,高级工程师,历任江汉石油管理局技术员、工程师、研究室主任、环保绿化处副处长。现任江汉油田盐化总厂厂长。

雷进杰被树为全省勤政廉政典型,在江汉油田引起不小的争议。争议的焦点不是说他名不副实,而是说这对工厂今后的经营发展是利还是弊。24日,记者到当地采访,仍听到一种声音:“报纸一宣传,都知道雷厂长是多么廉洁了,客户还敢跟咱们打交道吗?”对此,雷进杰以这几年走过的路为据,进行了驳斥。

1997年底接任盐化总厂厂长职务的雷进杰,可谓受命于危难之际:投资6亿多元、拥有1500多人的工厂,建成投产不过8年时间,厂长换了一茬茬,亏损却节节攀升至7000多万元,到了濒临破产的地步。

他是这样动“刀”的:通过定岗定员,将全厂42个机构调整为19个,合并120个岗位,裁减富余人员700多人,仅此一项节约人工费用2600万元。“如果我有私心杂念,别说700多人,就是裁一个人,人家也会找你扯皮算账。”雷进杰说。

工厂从国外引进建成的漂粉精生产线,投资10800万元,设计年生产能力5000吨,实际最多却只有4300吨,满足不了市场需求。雷进杰主持上马的漂粉精项目二期工程,仅投资4916万元,设计能力5000吨,实际达到5200吨。“要是我带头不廉洁,具体负责项目的人跟着占小便宜,能把这几千万省下来吗?!”雷进杰又是一声感叹。

1999年2月,雷进杰到南方某厂洽谈业务,该厂厂长递上一个红包,怕对方难堪,他收下了。可一回厂,他就直接去了销售部,用这1万元冲减了对方的货款。几天后,这名厂长打来电话:跟你们厂打交道,我一百个放心,以后的生意认定你们了。“你看,这也是廉洁带来的好效应吧。”雷进杰笑了:“我认为,廉洁也出生产力!”

个人自述:

江汉油田盐化工总厂厂长雷进杰:勤以敬业

廉以养德

1997年底,江汉油田任命我当盐化工总厂厂长。职务提升了,但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当时,盐化工总厂亏损七千多万元,资金严重短缺,市场低迷,企业濒临破产的边缘。

当时的情况在我脑子里有一个问题放不下,也想不通:我们厂1988年筹建,1995年全面建成投产,论设备,论技术,在国内同行业中都是比较先进的,为什么企业一投产就出现亏损呢?

带着这个问题,我开始对全厂人员结构、资本结构、市场走势、经营优势展开调查。我发现,除了市场和价格因素之外,企业亏损的症结还在于资本结构和产品结构不合理,富余人员过多,尤其是缺乏有市场竞争力的拳头产品。此后,我翻阅了大量的资料,走访了一些知名企业,借鉴他们的经验,提出了“三抓四调整”的工作思路,给盐化工总厂动了3个大“手术”。

一是运用“岗位写真”法,对全厂700多个岗位跟踪测评,通过定岗定员,重新配置人力资源,将全厂42个机构调整为19个,合并120个岗位,裁减富余人员700多人。仅此一项,就累计节约人工费用2600万元。

二是向市场要效益。我组建了市场调研小组,拿出主要精力,走访用户,联络感情,调查市场,修订销售政策,健全销售网络,并确立了“巩固拓展湖北市场,重点突破湖南周边市场,辐射挤占精细市场,争取石化系统内部市场,逐步做大国际市场”的销售战略。

三是实施科技创效战略。我先后主持了盐酸“三合一”法生产工艺研究与运用、油改煤二期工程、ADC发泡剂装置等68个项目的技术改造,新增产值6000多万元。同时,还与技术人员一道,开发出糠醇、漂白粉、联二脲等高附加值的新产品,改造完成漂粉精装置国产化等技术含量高的新设备40多项,创造综合经济效益3000多万元,进一步提升了技术水平,为稳产超产奠定了基础。

3个大“手术”,使一直处于困境中的盐化工总厂,终于出现转机和活力。1998年,全厂销售收入不到一亿元,2001年,实现销售收入1.3亿元,盈利86万元。

企业的形势一年一个样,有的同事就称我是“能人”、“企业家”。说心里话,盐化工总厂从死亡的边缘喘过气来,靠的是全厂干部职工的共同努力。我所能做的仅是勤奋工作,克己自律。我认为,这是每一个党员、干部最起码的做人做事的要求。

2001年1月,我得到信息,湖北宜化同韩国合资建设了一套年产1万吨的季戊四醇装置,用碱量巨大。看准了这一商机,我立即着手进行2万吨烧碱技改项目的方案设计和可行性论证。4个多月里,我北上南下,行程2万多公里,撰写汇报材料一百多份,科研报告八易其稿,不仅争取到项目,而且实现“当年立项,当年建成,当年投产、当年见效”的目标。

为了开拓市场,我一大半的时间都在外面跑,在家里的时间还不如在车里的时间多。这几年,我到上海出差20多趟,没逛过外滩,也没去过南京路。十多次到江西、安徽跑业务,至今没有上过黄山和庐山。

胡锦涛总书记告诫全党一定要牢记“两个务必”。对于国有企业来说,真如晨钟暮鼓,发人警醒。前几年,厂里亏损严重,日子过得很紧巴,我们常常扳着指头算了又算,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现在,企业的效益好起来了,有的干部职工就在花钱上动心思。针对这种苗头,我对厂里的干部职工说,盐化工总厂的今天来之不易,不该花的钱一分钱也不能乱花。

比如,在电话费、招待费的管理上,我们要求限额使用、超支自负。这个规矩,我带头执行,绝不含糊。从1999年至去年的4年间,从我工资中扣出的超支款就有5000多元。有人说我在这些小事上太较真,把大家管得太死。我认为,这不仅是节约几个钱的问题,而是要培养一种艰苦奋斗精神,养成勤俭节约的风气。

2001年,厂里有了微利后,我又跟班子成员商议:厂里的形势刚有转机,盈利的基础还比较脆弱,我们要继续勒紧裤带过日子,把钱用到刀刃上。为此,我提议,办公室不搞装修,不配空调,领导不拿加班费,出差不坐飞机。直到现在,这几条都很好地坚持了下来。

我们厂的化工产品,受市场的影响较大。这几年,在市场还不规范的环境下,我要求班子成员要靠质量信誉求发展,不靠旁门左道打天下。我自己带头抵制各种诱惑,以人格力量来赢得客户。1999年2月,我到南方某厂洽谈业务。临走时,该厂厂长拿出一个红包对我说:“工作太忙,一直没时间去看您,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务必收下。”为了不让对方难堪,我收了这份礼。回到厂里,我就直接去了销售部,用这一万元冲减了对方的货款。几天后,这个厂长给我打电话说:“雷厂长,我真是服了你,跟你们厂打交道,我一百个放心,以后的生意我就认定你们了。”几年来,我收到不便马上推掉的礼金,粗略算起来,也有十多万元,这些礼金我都用来冲抵了客户的货款。

2000年8月,我生病住院。有些客户知道后,就提着礼品、揣着礼金前来“慰问”。说真的,他们来看我,不但不能减轻我的病痛,反而增加了我的精神负担。有些客人见我坚决不收礼,硬是丢下钱就走。有些礼金我来不及退,就专门用一个小本子记好。出院后,我把住院的情况如实在厂党委会上作了说明,将没有推掉的7000元礼金如数上交,还将30多份高档营养品送到了厂职工食堂。

廉洁人自威,腐败家也危。一个领导干部既要管好自己,也要管住家人。去年,有一位外地客户找到我家里,一进门,见我和妻子都不在,把一个红包放在茶几上就要走。儿子一看,急了,扯着对方的手说:“我爸妈不在家,这钱请您拿回去。”客人笑着说:“我是你爸的老朋友。这钱你收下,他不会怪你的。”说完,扭头就走。儿子冲出门,硬是拽着客户的衣角不放,生气地说:“收了别人的钱,我爸爸要坐牢的。”看着孩子着急的样子,这位客人收起红包没趣地走了。

在我担任盐化工总厂厂长的这几年里,企业有了一定的起色,但还没有完全脱困。然而,组织上却给予了我极高的荣誉。2001年我被评为中国石化集团公司“有特殊贡献的科技与管理专家”,去年4月集团公司党组又授予我“勤政廉政优秀领导干部”荣誉称号。在全党上下学习实践“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新时期,我惟有一如既往,不懈努力,带领盐化工总厂彻底走出困境,才能无愧于己、无愧于人、无愧于组织。